破产潮席卷生物

发布日期: 2008-12-17 | | 【关闭窗口】

全球金融危机将生物技术公司拥有的资金削减到10年来的最低水平,并引发破产风潮。更为严重的是,破产潮将威胁到以生物医学突破为基础的新药开发。

仅仅在10月份,就有至少5家生物科技企业在寻求破产保护,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公司走向同样的命运。破产风险最大是在研化合物进入昂贵的临床研究阶段者。比如,有着6年经营历史的Peptimmune公司,其前景相当不错的多发性硬化症(MS)在研药物的临床试验已经难以筹措到相应的资金。

根据旧金山生命科学投资银行Burrill & Co.提供的最新数据,截至9月份,美国生物技术公司筹措的资金数额比上年同期减少了97亿美元(或54%),为82亿美元;风险投资基金减少了16%,为29亿美元。业内人士和投资者深表忧虑,因为这意味着几十种有潜力的在研药物的相关研究将被迫停顿或取消,因为相关生物技术公司正在解雇员工,搁置早期研究项目。

罕见危情

“生物技术公司破产和解散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这在行业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一切都将在未来6~9个月的时间里充分显现。”纽约研究和投资银行Canaccord Adams的生命科学部总经理David Strupp感到形势相当严峻。

从历史上来看,生物科技行业的破产一直相当罕见,因为陷入困境的生物技术企业常常可以通过合并、许可或开发交易吸引投资者注入现金以回避风险。

但是现在,华尔街不会伸出资助援手,大型制药公司也无法全部吃进,大量的生物技术公司已经不具备自保生存的能力。

即便拥有最先进的在研药物,也难免陷入资金亏乏的僵局。Peptimmune公司用于MS的在研药物PI-2301的使用方法为每周一次,可与泰华每日用的Copaxone展开竞争。

美国大约有30万人遭受MS的困扰,目前针对这一疾病并没有治愈方法。在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6种MS药物中,有4种是由生物技术公司开发出来的。2007年,Copaxone的销售收入达到17亿美元。

Peptimmune公司正指望从2009年完成的一项研究中获得正面的数据,以表明其疗效好于Copaxone。Peptimmune公司还没有上市产品,至今已筹措并花费了大约8500万美元的资金,目前其临床研究最需要现金支持。

而生物技术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PO)之路几乎已被堵死,到目前为止,今年只有一家公司上市,募集资金为580万美元。而去年有28家公司实现IPOs,募集资金为17亿美元;2000年的这两个数据分别为66家和65亿美元。

如果不能筹得资金,再好的计划都将被迫中止。Peptimmune公司已经将员工人数砍去超过一半,并搬迁到更小的办公室,以维持手中拥有的650万美元现金,并且推迟了针对阿尔茨海默氏病和帕金森病的新药研究工作。

不过,Natixis Bleichroeder公司医疗保健投资银行家Peter Wysong并不那么悲观,“实际上,目前有太多的生物技术公司如同行尸走肉,死亡将集中在那些无销售产品的公司,少数实力更加强大的公司仍将挺立着。

没落帝国

纽约投资基金Symphony Capital主管Andrew Busser表示,最可能寻求破产的企业是那些手头现金不足6个月、只有几种在研药物以及没有确切的临床数据吸引融资伙伴的生物技术公司。根据贸易团体“生物技术产业组织”编制的数据,在美国370家公开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中,25%的公司拥有的现金不足使用6个月。

11月10日,圣地亚哥糖尿病治疗药物开发商MicroIslet公司和佛罗里达州坦帕的Accentia生物制药公司申请破产保护,两家公司提到的原因都是无法筹措到资金。

过去10年来,MicroIslet公司共投入5000万美元资金,开发一种用来治疗1型糖尿病的实验性药物,该药从猪胰腺中获取胰岛素生成细胞移植给糖尿病人,欲使病人放弃胰岛素注射。药物源自于杜克大学所开发的一项技术,目前进行了动物实验,但人体试验还没有开始。

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 Andrews表示,由于欠下300万美元的债务以及还需要数百万美元进行临床研究工作,私人投资者又不见踪影,MicroIslet公司目前根本不可能开展人体试验。

10月份,乔治亚州糖尿病药物开发商AtheroGenics公司由于拖欠3.02亿美元债务而申请破产。加州Orchestra Therapeutics公司也在这一个月提出破产申请,这家长期陷入困境的公司于1986年由Jonas Salk共同创建。目前已经故去的Jonas Salk曾经成功开发出了脊髓灰质炎疫苗,他也试图通过免疫接种让病人抗击艾滋病。

11月10日,圣地亚哥生物科技企业Amylin制药公司表示,将裁减16%的雇员,目的是在2009年节省8000万美元的资金。

11月6日,加州旧金山南部地区的Cell Genesys公司宣布,到今年年底将裁减230名雇员,相当于雇员总数的80%。Cell Genesys公司最近停止了针对一种前列腺癌治疗药物的研究工作,因为在一项研究中发生了死亡事件。

幸运的是,一些生物科技企业在大型制药公司中找到了买主,从而使得它们的研发计划得以重生。加州开发丙型肝炎治疗药物的Genelabs Technologies公司就是这样一个例子。10月29日,它同意以57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葛兰素史克。Genelabs公司的市值已经下跌到了1000万美元,在这项交易宣布之前,Genelabs公司股价在今年已跌去82%。Genelabs公司的丙型肝炎治疗药物目前仍处于实验室测试阶段。

其他无法或不愿意寻找合作伙伴的生物技术公司则进入休眠状态,它们所能做的就是保持技术的活力,等待时来运转的那一天。

一旦经济稳定下来,投资者将有可能重返生物科技行业,因为这一行业仍然具有相当可观的回报率。

点评

资本市场的此次寒冬对于生物技术公司而言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受重创的不仅仅是生物技术产业——除了大药厂手中有钱日子比较好过外,几乎所有其他行业都在遭受金融灾难的浩劫,许多实力非常雄厚的公司,如果没有政府救援,就难以渡过危机。

当花旗、AIG、雷曼和三大汽车公司濒临绝境或已倒闭,本来就缺乏资金、开发周期长、风险大的中小生物技术企业出现大批倒闭实在是不足为奇。

为什么说这次灾难对生物技术产业伤害程度不可低估?

现在已经有人预测,未来两年,不要指望生物技术产业的IPO会基本恢复。这意味着生物技术产业的投资者这两年没有机会退出,或许还要对已投资的企业继续扶植甚至赔钱。

太多的企业需要钱,而太少的投资者愿意在此刻放钱,本来就缺钱的生物技术公司日子肯定会更加难熬。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来源:医药经济报

【打印】 【关闭】